首页

新闻中心

 

每日商报:“创新”成为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讨论频率最高的词汇
2012-9-13

原文链接:http://hzdaily.hangzhou.com.cn/mrsb/html/2012-09/13/content_1342395.htm

    商报讯 (通讯员 许玲敏 特派记者 吴佳丽文/摄) 昨天,是夏季达沃斯论坛的第二天,各类围绕经济发展、企业生存的话题仍在继续中,杭州企业家代表团的成员们这样形容这次在天津的聚会——这是一次开放性思维的相互碰撞。

    此次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吸引了2000多位来自政界、经济、金融等领域的精英参与。而今年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的杭州企业共有四家,分别是娃哈哈集团、华兴集团、西湖电子集团、浙江盘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达沃斯论坛最大的魅力在于,企业能从中得到不少关于未来经济趋势预判的信息,为企业的转型提供新的思路。” 这是西湖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章国经的感受。

   在昨天的论坛上出现了不少亮点,其中“企业如何实行技术创新”、“金融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等话题成为嘉宾探讨的重点——

杭商感受夏季达沃斯

    “平时你不可能看到这么多的专家、名人,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你可以一次性近距离接触到来自全球的商界精英、各国政要,能强烈地感受到来自世界最前沿的观点。”西湖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章国经说。

    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宗馥莉表示,自己参与的以“粮食安全”为主题的论坛,把时间展望到了2030年,通过想象力和发散思维来思考企业如何做好食品安全,以达到可持续发展,这是一次“思维”的碰撞,能给企业的未来发展提供很好的借鉴。

    “这是我第5次参加达沃斯论坛了。”浙江华兴集团董事长陈方华说,“通过达沃斯论坛,我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各国的投资环境、国外政府的扶持力度、未来的发展前景,这对我们企业的转型、方向性定位有很大的作用。”陈方华说,达沃斯让他在做决策时更有“底气”了。

    杭州市贸促会会长蒋建安则表示,夏季达沃斯论坛的内容很宽泛,各行各业的企业家都能从中找到值得学习的东西,这次组织杭州企业家前来参会也是为了推动杭州企业的国际化交流。“一些原先有的观念通过会议得到了强化,一些新的观念则引发了新的思考。”蒋建安说,拿“创新”来说,嘉宾们从技术、管理、探索精神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分析,让与会者对这个词有了一个完整的思路。此外,论坛更加强化了“合作”的概念,为企业间的国际化合作、交流提供了平台。

企业如何坚持创新驱动?

   “创新”成为了本届夏季达沃斯讨论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创新是未来企业发展的动力,也是杭州代表团一直关注的话题,西湖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章国经认为,企业要保持活力就需要不断创新,技术革命是企业摆脱危机的机遇。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晓强在“精明增长与智能经济”分论坛上表示,在中国经济也面临外需不振、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就要更加重视依靠创新驱动。“8月份,我国刚发布了‘十二五’的节能环保规划,其中明确在十二五期间,节能环保重点项目的投入就将达到3.6万亿元。”张晓强认为,在创新发展上,政府加大力度投入很重要,但是企业不能完全依赖政府。“中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科研机构和大学的科研比较注重于最终发表科技论文,获得科技奖,而转化为市场需要的生产技术的动力弱一些。”张晓强表示,针对这种情况,一方面要鼓励科研机构、大学和企业有更多的合作;另一方面,因为企业最熟悉市场的需求,所以,在技术的研发上要更好地发挥企业的积极作用。

    “目前,我们的创新往往是好奇性驱动的研发,成果可能不会在明天就产生,可能是20年以后才有结果。所以,如果我们的资金只是资助那些短期的活动或是马上可以推向市场的东西,而不去资助那些长远的规划或研发,实际上这种拆西墙补东墙的做法并不好。”麻省理工学院荣誉校长苏珊·霍克菲尔德说,“其次是一个连接性的问题,我认为应该加强我们的工作关系,也就是工业和学术研究,教学机构和研究机构的距离要缩短。” 苏珊·霍克菲尔德认为,必须要找到一种方法把工业的需求、市场的需求和教育更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埃森哲董事长GREEN表示,改进生产力能否合理化的关键在于研发方面,因为研发正在发明我们的未来,而且我们不能忘记现在改革变化太快了,远远超出我们的能力。

金融改革最大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国金融未来5年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当下最急迫的金融改革是什么?”在主题为“中国的金融改革”的分论坛上,这一问题引发了所有在场嘉宾的关注与思考。

    “金融改革最大的风险在于抓不住机遇、不改革,最大的突破口是股市的改革。”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认为。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说,金融改革在今后几年,一定要在利率市场化方面有突破,在金融机构功能的差异化服务上要有突破,再一个就是在扩大直接融资、社会资本形成能力上有突破,此外,在资本项目开放上也要有突破。

    “有句话叫 ‘打多深的地基,盖多高的楼’,中国证券市场一定要做好全方位的改革,在发展阶段,可以有替代性和短效的一些功能,但是整体的功能一定要完善。” 瑞银集团中国区主席兼总裁李一认为,“未来几年,债券市场应该是金融改革的突破口,它会引领若干个功能的产生。 ”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刚表示,金融改革最大的风险是中国式的“影子银行体系”。这个风险既和银行业的风险密切相连,也与资本市场的风险相连。他认为,未来的金融改革要加快资本和债务市场的改革。